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的女友是声优 > 310.来不及...... 3

310.来不及...... 3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嗡~嗡~”
  “喂。”
  “村上君,不好意思,这么早给你打电话。”
  “中野阿姨啊,有什么事吗?”
  “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叫一下爱衣,那孩子一直不接我电话,有事找她。”
  “好,请稍等。”
  村上悠从床上起来,披上衣服,拿着手机下了楼。
  敲了敲中野爱衣的房门,没有回应,又向客厅走去。
  原本宽敞整洁的客厅,现在凌乱不堪。
  桌上草莓蛋糕、肯德基圣诞套餐、只有大腿没了的火鸡、布丁、零食、蜜柑......
  悠沐碧蜷曲在熊猫玩偶怀里;
  加隈亚衣、{佐仓、梨依熊}、水籁祈、还有赤崎千夏,各占被炉一边;
  大西纱织在毯子上搂着【杏杏】;
  种田梨纱和东山柰柰睡在电视机前,手的不远处是手柄;
  中野爱衣坐在村上悠电脑桌前的椅子上,披着衣服酣睡。
  村上悠勉强不踩到东西,走到她身边,“中野,你妈妈给你打了电话。”
  中野爱衣迷糊着睁开眼,愣愣地接过手机。
  “妈妈......”她嘀咕一声,在椅子上把双膝屈起,然后左手拦住。
  脸颊靠在膝盖上,眼睛又闭了起来。偶尔快要睡着似的“嗯”一声,让电话对面的人知道,自己还在听。
  中野爱衣这样憨态可爱的模样十分少见,村上悠干脆就站在旁边等她打完。
  过了一会儿,通话结束,中野爱衣双手一起搂着自己的膝盖,继续睡下去。
  手机捏在手里,没有还给村上悠。
  村上悠想了想,没叫醒她,径直往中庭去,准备呼吸一番清晨的空气。
  【杏杏】抬起头,看到他走出客厅,挣扎着从大西纱织的怀里爬出来,跟了过来。
  【落汤鸡】也扇着翅膀,落在村上悠肩膀上。
  只有猫儿一动不动,连眼睛都没睁开。
  清晨温度很低,大概只有三度左右,呼吸间能看到明显的白气。
  院子里的樱花树还伸展着褐色的枝桠,光秃秃的,要等到明年三月,他才能站在廊道上欣赏洁白的花瓣。
  依靠种植土豆得来的浅薄【种植】知识,他分辨出这是一棵大岛樱,属于野生樱花,高可达15米。
  院子的这棵,还能继续生长。
  等太阳跳出地平线,他回房间把被子抱出来,准备晒一晒。
  “早上好,村上君。”
  中野爱衣捂着嘴,动作很小地打着哈欠,从客厅走到中庭廊道上,看他把被子抛起,挂在晾衣绳上。
  “你母亲找你什么事?”村上悠把被子展开,又习惯性用手拍了拍。
  “家里来了一个亲戚,马上要高考了,想来东京的大学参观。过年浅草寺客人多,她就让我带她去。”
  村上悠点点头,走回廊道。
  【杏杏】在客厅门口的走廊处,嘴里叼着一根火腿肠,不敢过来。
  中野爱衣把身体依靠在柱子上,懒洋洋地说:“但那孩子今天就要过来,我明天才有空。村上君你要是没事,帮我带她一天?”
  “让她在浅草寺玩一天不好吗?”
  “她想多看几www.00kxs.com所大学,家里人又要求她必须在29号回去,时间很紧。她现在已经出发了,待会儿我把照片给你,你帮我去接她,可以吗?”
  村上悠点点头,答应下来。
  作为社长,只是外出一天,理由都不需要。
  太阳已经彻底出来,高楼也不能阻挡,气温开始缓缓升高。
  中野爱衣双手抱着肩,“太冷了,我进屋了。对了,差点又忘记把手机还你。”
  她把残留有温度的手机递给村上悠,走回客厅。
  在她转身的一瞬间,村上悠余光看到【杏杏】叼着火腿肠跑进了厨房。
  “杏杏,杏杏。”中野爱衣喊了两声,嘀咕:“跑哪去了?”
  等她进了客厅,【杏杏】立马跑到村上悠面前,把火腿肠放在他脚边。
  “汪汪!”
  村上悠弯腰捡起火腿肠。
  【杏杏】迫不及待地原地蹦跳。
  “杏杏!”中野爱衣听到刚才的叫声,又从客厅里走了出来。
  一见这场面,立马生气了。
  “怎么一大早就吃火腿肠?!早饭一定要吃西兰花和鸡胸肉。火腿肠只准饭后吃一点点!还有村上君,不要再偷偷喂她了!已经好多次了!”
  中野爱衣把【杏杏】抱在怀里,带走了。
  【杏杏】凝视着村上悠手里的火腿肠,长长毛发下的眼珠子,水汪汪的。
  “杏杏是条蠢狗!杏杏是条蠢狗!”【落汤鸡】缩在村上悠衣领里,欢快地叫着。
  村上悠回到客厅时,所有人都醒了。
  尽管是圣诞节,但也是周五,她们还得去片场、演播室上班。
  不过声优比上班族要好的一点,就是早上时间充裕,不用挤满勤电车。
  上班时间大多9、10点,化妆、整理发型都来得及。
  这也是她们敢玩到半夜的原因。
  “村上君,那孩子就拜托了。”中野爱衣出门前,再次拜托道。
  ——————
  京都站12号站台,夏季告别母亲,独自坐上开往东京的新干线。
  车厢轻微震动,列车一下子离开了站台。夏季拿出手机,正好是五点三十分。
  离开京都站不久,就能看到京都电视塔,左边是山峦起伏的山脉。
  夏季用手机查了一下,是比叡山和东山。
  太阳的光芒,已经能从山谷间看到,但山尖仍然白雾蒙蒙,看不清楚。
  夏季突然有些伤感,明明是去一直梦想的东京,明明只是在那里待四天,心里却说不出的滋味。
  这就是孤独和离开家乡吗?
  她把玻璃上的雾气擦干净,把脸贴在上面,看向京都站的方向。
  除了长长的铁轨,自然什么也看不到,更别说母亲。
  这种感觉很快随着新干线的前进,窗外田野的快速后退,被激动和不安代替。
  根据妈妈的交代,这次来接自己的,是多年不见的表姐。
  说是多年不见,其实前几年过年的时候也见过,只是那时候她还是一个初中生,所以到了现在,和这位在东京的表姐显得陌生起来。
  列车在名古屋站停靠了两分钟,夏季想买了一份很贵的三明治尝尝,但忍住了。
  这次去东京肯定有好多漂亮的东西,身上虽然有母亲给的八万日元巨款,但一定要花在喜欢的东西上。
  夏季看了眼自己的背包,里面只有一些生活用品、衣服和特产,钱随身带着。
  七点四十一分,列车准时停在东京站。她犹豫了一会儿,给表姐发了信息。
  中野爱衣(表姐):抱歉,忘记和夏季酱你说了,我今天还要上班
  中野爱衣(表姐):但你放心好了,我已经拜托我的朋友去接你,第一天就麻烦他带你去大学参观
  中野爱衣(表姐):你的消息我已经发给他了,他会找到你的
  夏季有些生气,自己的消息怎么可以随便给别人呢。
  但转念想到,自己这次来东京,是给别人添麻烦,受别人的照顾。
  尽管心里不舒服,还是礼貌地回了一句“谢谢,不用担心。麻烦你了。”
  夏季从八重洲南口出来,看着人来人往的车站口,心里想着,来接自己的会是一个怎么样的人?希望能好相处一点,但也别太热情。
  等人的时候,她习惯性地低下头,看着自己的小皮鞋,但立马又扬起脸。
  这次等的人可不认识自己,得好好把脸露出来,给大家看到才行。
  好蠢啊,早知道这么麻烦,就坚决不让妈妈通知小姨家了。
  自己一个人也可以的,夏季嘀咕一声。
  她把脸朝左边一会儿,把一家叫hamburgworks的西餐厅的名字,仔细研究了怎么读;
  然后又看向右边一会儿,对着一家药妆店发呆。
  周围来往的人都会看她一眼,一个身材苗条、长相甜美的女孩子,一大早就站在东京站口,非常引人注目。
  “是夏季酱吗?”
  “是!”她一个机灵,身体还没转过去,就下意识高声回答。
  “抱歉,来晚了,早上的满勤电车出乎意料的热闹。”
  夏季回过头,看向今天要在一起一整天的人。
  是一个年轻的男人,这点毋庸置疑,听声音就知道。
  对方穿了一件白的毛衣,外面穿了一件很薄的长款黑色外套,这都不重要。
  重要的是,夏季从小到大,从来没见过这么帅的人。
  别说学校里受人欢迎的男生,就是电视剧里,也没看到可以和他相比的男艺人。
  她后退一步,鞠躬道:“您好,初次见面,我是袖山夏季。”
  “我是村上悠,是你表姐的朋友......”
  帅气男人嘴角带着笑容,给人很好说话的感觉。
  夏季和他对视一眼,发现对方的眼睛里倒映着京都傍晚的鸭川,让人情不自禁地驻足。
  “......不用说敬语,叫我村上就行。”
  夏季回过神,“好的,今天麻烦您了。实在不好意思。”
  对方摆摆手,“有什么不好意思,我也无聊着呢。对了,吃早饭了吗?”
  夏季没吃,但回答说吃了。
  “那麻烦你稍等,我还没吃,有点饿了。”
  “......”夏季连忙摆手,“啊!没事没事!我不急!”
  原来是他自己想吃早饭啊,还以为要请我吃呢,不过东京都的男士都是这样的吗?
  夏季看着对方在路边买了一块三明治,一瓶明治牛奶。
  “走吧,往北走,在竹桥上车,乘坐东西线,可以直达早稻田。”
  “好的。”
  夏季跟在对方后面,一路向北,路上对方小口小口吃着早饭,看起来很秀气。
  这种娘娘腔式的男人,难道是东京新的风尚?她心底揣度。
  到了竹桥站,对方才把女孩子手掌大的三明治吃完,然后把最后一口牛奶喝掉,一起扔进垃圾桶里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