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东宫美娇娘(重生) > 荣幸

荣幸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很快就到了楚玉荷及笄礼的日子,虽然平阳侯府张灯结彩,但平阳侯和苏氏的脸色都不太好,尤其是苏氏,一副随时都能发火的样子,弄得下人们如履薄冰,大气都不敢出一个。
  东陵国及笄礼都比较繁琐,苏氏在这件事上不能马虎,正宾往往都是德才兼备的妇人担当,如果正宾来头大身份高,那么及笄的姑娘就越有脸面。苏氏挑来挑去,终于挑中了长公主殿下,原本按照驸马的那一层关系,长公主也爱屋及乌,对苏氏颇有照料,所以当苏氏把拜帖递过去的时候,长公主想也不想就答应了。
  
  只是现在都快巳时了,长公主还没有来,苏氏有些焦急,她把方嬷嬷招呼过来,“你现在马上去长公主府上看看,这时长公主到哪了?”
  方嬷嬷赶紧应声道。
  苏氏一个人站在院子里,走来走去,脸色越来越难看。她清楚记得自己给哪些府上递过帖子,可是目前为止过来的宾客只有不到三分之一,而且来的这些人都是一些无权无势的。
  
  苏氏急得都要上火了,她问管家:“老爷呢?”
  管家心头一跳,他赶紧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道:“回夫人,老爷正在书房里画画。”
  “啪——”苏氏随手把石桌上的茶盏给打碎了,她怒道:“自己的女儿及笄那么重要的事情他不过来帮忙也就算了,没想到他还悠闲地画起了画,莫不是还想着那个狐狸精!”
  
  管家有苦难言,哪有这么说自己亲妹妹的,但他嘴上只能道:“老爷肯定关心七姑娘。”
  “够了!”苏氏心里头不舒服,为今之计,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长公主身上,如果长公主过来的话,她看看那些人还有什么话说!
  “娘!”楚玉荷不知道从哪跑过来,她披头散发的,一看就是未梳妆打扮。
  
  苏氏心疼,她拉着楚玉荷的手,“荷姐儿,你这是作甚?你这样像什么话?还不快去换衣服!”
  楚玉荷身后跟着的几位嬷嬷头都大了,这位七姑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。
  “娘!长公主是不是不来了?”楚玉荷劈头盖脸地问道。
  
  苏氏脸色一僵,她虎着脸道:“你从哪听来的混账话!长公主只是路上耽搁了而已。”
  “这一耽搁就耽搁了两个时辰是吧?”楚玉荷质问道。
  苏氏眼眸微闪,也知道这句话有些牵强了,但她现在只能安抚道:“乖,听话,娘一定会把长公主给请过来帮你完成及笄礼的。”
  
  “我和我的那几个小姐妹都说好了的,您可不能让她们看我的笑话。”楚玉荷撇着嘴,从一开始听说长公主要来给她当正宾,她就迫不及待地跟自己的小姐妹显摆。
  苏氏一个头两个大,她示意身后的嬷嬷把楚玉荷带回去,“好好伺候着,真的吗?”
  “是。”嬷嬷们哪敢说一个不字。
  
  苏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,她转头问管家,“大姑娘呢?”
  管家战战兢兢道:“大姑娘从昨日回来到今日一直都没有出来过。”
  苏氏有些不放心,楚玉容可是这次及笄礼的赞者,主持着及笄礼的仪式,可不能出一点差错。
  
  正巧阿诺和楚玉婵换上一件新衣跨过门槛走了过来。
  “母亲。”两人恭敬道。
  苏氏正烦躁着,看着打扮得光鲜亮丽的两个人,顿生警惕,“你们想要干什么?”
  
  阿诺掩嘴笑道:“母亲说的哪的话,七妹妹的及笄礼,我们作为姐姐的,自然要帮衬一下。”
  苏氏一点都不信,她道:“楚阿诺,你害我的容姐儿害得不够惨吗?还想要再荷姐儿的及笄礼上大闹吗?”
  阿诺神色认真,道:“母亲,我在七妹妹的及笄礼上闹对我有什么好处?到时候坏的是我们平阳侯府的名声,我看啊,是母亲对我有什么误会。”
  
  不管阿诺说的天花乱坠,苏氏依旧不信,“你们别跟上来,我这里不需要你!”
  说完就带着管家匆匆离去。
  阿诺失笑,她对着楚玉婵道:“我就那么面目可憎?”
  
  楚玉婵道:“如果我是她,我也会这么做。”
  阿诺讶异了一会,才道:“你也是诚实。”
  既然及笄礼不需要她帮衬,她也就回蘅芜苑了,原本她过来只是走走过场的。
  
  因为及笄礼是一件大事,所以连蘅芜苑都下人们也派去帮忙了,现在的蘅芜苑只有虞彦歧一人,所以当阿诺走到院子的时候,就看到虞彦歧坐在石凳上烹茶,他脚下是一只摇头甩尾的大黑狗子。
  自从表明身份后,阿诺倒觉得这位太子殿下越来越放肆了。
  “殿下今天心情不错?”阿诺缓缓走过去。
  
  “还行。”虞彦歧表情未变。
  阿诺坐到他对面的石凳上,发现威武将军只是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就不再看她,跟面对虞彦歧那副狗腿的样子简直是天差地别。
  她怎么感觉自己被嫌弃了呢。
  
  也不知道这狗知不知道谁是主人。
  “我刚刚去了一趟梧桐苑,听说作为正宾的长公主迟迟未到。”阿诺随意道。
  虞彦歧勾唇讽刺道,“就凭她,也配?”
  
  阿诺没有说什么,虽然虞彦歧这话看似狂妄,但事实如此。
  她拿起桌上的一块绿豆糕,突然想到什么似的,她眨了眨眼,这男人不会是想要在及笄礼上搞事吧?
  不过这只是心里的一个想法,她自然不会蠢到要说出来,吃完一块糕点后,她就起身:“我明天就要去江南了,先回房看看还有什么没有收拾的。”
  
  待阿诺进屋后,向禹才冒出来,他抱拳道:“主子,属下看到六王爷的马车了,估计还有一炷香的时间就要到了。”
  虞彦歧刚好把茶煮好,他在面前的两只茶盏里倒了热茶,幽幽开口:“你想喝哪一杯?”
  向禹心底一惊,都说伴君如伴虎,可这位太子爷的想法他也摸不透,向禹道:“属下觉得,这另一杯茶还是给五姑娘品尝比较好,毕竟主子您茶艺高超,自当让懂茶的人来品尝,属下只是一个大老粗。”
  
  等他说完后,才后知后觉发现,难道是因为五姑娘没有喝完茶就回房了,所以太子殿下心生不满?
  向禹觉得自己真相了。
  虞彦歧轻嗤一声,没有理会向禹的话,“准备好了吗?”
  
  向禹勉强跟得上虞彦歧的思路,他又是一抱拳,道:“马车已经备好了,主子您可以随时过去。”
  “那走吧。”
  
  另一边,苏氏急急忙忙地来到楚玉容的出云阁,侯在一旁的嬷嬷赶紧行礼。
  苏氏一个巴掌打过去,骂道:“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为什么不叫大姑娘起来?”
  冯嬷嬷有些委屈,她道:“老奴叫了,姑娘不肯出来。”
  
  “她不肯出来你们就不会想办法了吗?”苏氏气急,她拍了拍门,轻哄道:“乖女儿,开开门好不好,你可以赞着,没有你,这及笄礼还怎么办下去啊。”
  “快给娘开开门好不好啊?”
  “这及笄礼马上就要开始了。”
  
  可是里面的人始终不说话,无奈之下,苏氏只好把护卫叫过来。
  
  待护卫把门冲开,苏氏看着楚玉容安静地坐在梳妆台面前,顿时松了一口气,容姐儿的脾性她知道,绝不会做轻生这种举动。
  “容姐儿……”苏氏赶紧走了过去,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  楚玉容一身白色的寝衣,面色苍白,哪还有往日逢温柔明艳?
  
  苏氏看着一阵心疼:“容姐儿,你看看娘好不好?”
  可是楚玉容恍若未闻,只是那双空洞的眼睛在直直掉着泪。
  苏氏又道:“你还没有吃早膳吧,娘叫厨房给你做你最爱的薏米粥好不好?”
  
  回应她的又是一滴眼泪,苏氏继续劝道:“今天是荷姐儿的及笄礼,你就算看在娘的面子上去吧,就算娘求求你了……”
  楚玉容没有理会她,只是自顾自地掉眼泪。
  “容姐儿,听话好不好?”苏氏近乎哀求道。
  
  冯嬷嬷也在一旁抹眼泪,“姑娘从进屋后就没有再说话了。”
  苏氏犹如在热锅上的蚂蚁,急得团团转,正巧方嬷嬷过来了。
  苏氏看了楚玉容一眼,然后起身走了出去,管家在一旁道:“夫人,前厅那边,七姑娘已经换好衣服了,就等着您过去呢。”
  
  “叫她等一等。”苏氏放心不下楚玉容。
  方嬷嬷率先开口:“夫人,老奴刚刚去长公主府上,却听到管事的说,长公主和驸马于昨日就前往雍州去了。”
  苏氏一怔,此时她的脸色比那锅底还要黑,她声音颤抖:“你…你说什么?”
  
  “长公主和驸马不在府上。”方嬷嬷说。
  苏氏稳了稳心神,有些身心疲惫,“你赶紧叫老夫人出来当正宾。”
  为今之计也只有这样了。
  
  只是说出去免不了要遭到别人的笑话了。
  苏氏又回到了房间,楚玉容还是那副要死不活的模样,她问:“容姐儿,你是想让你妹妹成为全京城里的笑话吗?”
  楚玉容眼眸一动,终于开口,声音沙哑难辨:“难道我现在就不是全京城里的笑话了?”
  
  “你!”苏氏胸口上下起伏,“容姐儿,你要相信,船到桥头自然直,不管怎样,你是我的女儿,娘会帮你的。”
  楚玉容扯出一个笑容,只不过那笑容怎么看怎么渗人,“帮?怎么帮?现在我就是过街的老鼠,人人喊打。”
  苏氏还想说什么,但是管家又来催,“夫人,七姑娘叫你过去呢!”
  
  苏氏叹了一口气,匆匆往前院走去。
  方嬷嬷道:“现在吉时已经到了,如果再不开始的话……”
  “我知道了!”苏氏烦躁道。
  
  到达前院的时候,楚玉荷正在门口等她,“娘!”
  她换上了一身粉色的襦裙,上面绣着几只翩翩起舞的蝴蝶,煞是好看。
  楚玉荷在空中转了一个圈,笑道:“娘我这身衣服好看吗?”
  苏氏心里烦闷,连语气都有些敷衍:“好看好看,我先叫嬷嬷带你去后堂,等叫你的时候你再出来。”
  
  楚玉荷的嘴立马撇了下来,她委屈道:“娘!你连看都不看一眼就说好看……”
  “乖,娘的女儿当然好看了。”苏氏拍了拍她的肩膀,快进去吧。
  前院里,所有宾客都到位了,原本她还特意准备了一个大院子来接待的,没想到连一半人都没到,所以显得有些空旷。
  
  老夫人在嬷嬷的搀扶下走了进来,经过苏氏的时候,冷冷开口:“看看你干的好事!如果不是你教女无方,我们平阳侯府怎会落到如此地步,我看你连你妹妹都半分都及不上。”
  这句话可谓是诛心了,苏氏身子颤了颤,凄凉道:“怎么?连您也想让苏清雅进门?”
  “明日我就上汾阴侯府说亲去,许苏姑娘一个平妻之位,对外就宣称铭儿对苏姑娘情根深种,两人互相爱慕,只有这样才能堵得上悠悠之口。”
  
  苏氏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,问道:“你母亲,您又是置我于何地?”
  老夫人一挥袖,冷哼一声:“事到如今你还敢说?”
  
  苏氏站在原地,今天天气很好,烈日炎炎,但是她却像坠入冰窖一样,浑身发冷。
  “夫人,咱们该进去了。”方嬷嬷提醒道。
  苏氏恍若未闻,一直到阿诺的出现,她都没说一句话。
  
  阿诺关切道:“母亲,您这是怎么了?脸色很差,难道是因为这个及笄礼累的?”
  不管苏氏有多不待见她,但于情于理,阿诺作为楚玉荷的姐姐,都要出席这个及笄礼。
  苏氏已经没有心情对她冷嘲热讽了,她任由方嬷嬷的搀扶下一步一步走进了院子。
  
  阿诺看了看四周,疑惑道:“怎么没有看见大姐姐呀?难道是睡过头了?”
  苏氏闭着眼睛,她感觉阿诺的每一句话都像一把利箭一样直直插.进她的五脏六腑。
  “你大姐姐身子抱恙,恐怕当不了赞者了,你就代替你大姐姐过来赞礼吧。”苏氏心中酸涩不已。
  
  “母亲这是说的什么话,能参加七妹妹的及笄礼,是我的荣幸。”阿诺扬起嘴角。
  进了大厅后,阿诺才发现前来观礼则也就七八个,着实有些寒酸,她之前可是听说楚玉容及笄礼的观礼者可有三十多位,一度成为京城的美谈。
  阿诺朝着上首的老夫人行了一礼。
  
  老夫人恍若未闻。
  阿诺也不在意。
  角落里有几位乐者在演奏曲目,香案置在大厅的一侧,三炷香摆放在香炉面前,香案前就是老夫人坐的地方。不多时就有三个丫鬟手拿推盘走了过来,把发笄,发簪,钗冠置于香案上。
  
  阿诺提裙上前,声音婉转:“笄礼始,全场静。天地造万物,万物兴恒……”
  说完洋洋洒洒的一大串之后,阿诺才点燃蜡烛,燃起檀香。
  然后再把苏氏与众位宾客迎了进来。
  
  “笄礼开始,请笄者入东房。”阿诺又道。
  一旁有丫鬟端着盥,阿诺下盥洗手后,便上前几步,等待着楚玉荷出来。
  楚玉荷一身采衣,身后跟了几位面容姣好的丫鬟。
  
  按照及笄礼的流程,她要先与阿诺互相揖礼,然后再揖拜父母,正宾。
  可是楚玉荷一看见阿诺,整个人都不好了,她也不顾在座的这些人,伸出手指指着阿诺的鼻子骂道:“凭什么要我跟一个外室女作揖?”
  “荷姐儿!”苏氏有些头痛,她抬高声音,希望楚玉荷能够听话,“她是你姐姐,又是你及笄礼的赞礼,你怎么这么跟你姐姐说话!”
  
  “我说了不要就是不要!”楚玉荷大叫道,她长那么大,还是第一次这么憋屈过,“娘!你这么能这样?大姐的及笄礼那是宾客纷至,空前绝后,怎么到我这儿就成了将就呢?观礼者来的不多,我忍了;长公主没有过来,我也忍了;为什么连赞礼楚玉容都交给一个外室女来做?这不是埋汰我吗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