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从离婚开始的文娱 > 第三百三十八章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

第三百三十八章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总监突然要请自己过去,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  
  在林启封的脑子里,总监找自己,那都是用请。
  
  不过话到嘴边,他还是知道不能那么说的。
  
  他皱眉向小王问道:“总监找我过去做什么?”
  
  林启封心想总监可真会挑时间,自己刚准备和沫沫打招呼,就找自己过去。
  
  看了一眼已经走远的沫沫,林启封叹了口气,心说以后还有时间,还有机会。
  
  现在谭越虽然看着如日中天,但自己也不差,只是还没有机会来让自己施展报复,倘若自己能有机会,不会比谭越差。
  
  大家都是人,谭越能做到的,他凭什么不行?
  
  想到这里,林启封又是有一种怀才不遇的情绪涌上心头。
  
  目光嫉恨的看了一眼那边《吐槽大会》节目组与郑光一起说话的谭越,然后才离开自己工位向总监姚崇的办公室而去。
  
  谭越也抬头注意到了林启封,但只是扫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。
  
  林启封是他当初在河东省电视台时候的敌人,但还远远算不上对手。
  
  这个人气量浅薄、心思狭隘,除了主持水平还不错以外,几乎没有什么优点。
  
  不过对于一个主持人来说,主持水平不错就已经算是及格了,毕竟主持人就是要主持节目的。
  
  谭越想起来,自己来的时候,在电梯里当着李坚的面儿提了一嘴林启封,不知道有没有效果。
  
  “老谭,瞧什么呢?”郑光顺着谭越的目光看去,便看到了林启封,冷道:“这个林启封就是属癞蛤蟆的,不能把你怎么着,但能一直恶心你。”
  
  “咱们《吐槽大会》刚刚要重新拍摄那会儿,他没少冷嘲热讽说丧气话,不过后来咱们节目的收视率直线上升之后,才闭上了他的那张臭嘴,玛德,简直脑子有问题。”
  
  谭越闻言呵呵一笑,点头道:“对,他脑子肯定是有问题的。”
  
  正如谭越之前所说,林启封除了专业能力不错以外,其他都不怎么样,包括脑子。
  
  啧啧,也是难为老田了,那么老谋深算的家伙,为了自己女儿,得硬着头皮接受这样的憨憨做自己的女婿。
  
  如果不是林启封,田文斌现在应该还是在台长的位置上坐的稳稳当当。
  
  “台里也真是,这种人就应该安排去看仓库,让他做主持人,还不知道得闯出多少祸呢,以前他做被砍掉那一版《吐槽大会》主持人的时候,我就和他打过交道,智商不够,情商太低,什么话不过一下脑子,直接就往外说,我寻思以前他好像也不是这样的人啊。”郑光有些晦气道。
  
  谭越呵呵一笑,这他倒是不清楚,不过林启封以前有大权在握的田文斌做后台撑腰,在台里没人敢惹罢了,很多人都是敢怒不敢言,即使这样,还有不少负面言论传出来,可见林启封为人处世确实不怎么样。
  
  后来田文斌倒台,林启封在大家眼中也不再有光环,以前的倨傲就再也吃不开了,反而开始被大家传出来,人品和口碑每况日下。
  
  郑光挥了挥手,仿佛赶苍蝇一般,道:“不说他了,晚上喝酒?”
  
  谭越摇了摇头,道:“不喝了不喝了。”
  
  郑光双眉一挑,呵呵笑道:“怎么着?老谭你这不行啊,去了京城怎么酒量不行了?”
  
  谭越无奈翻了一个白眼,道:“改天再喝,今天晚上我得回家一趟,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总不能过家门而不入吧。”
  
  郑光心想也是,谭越一年到头也回不来几次,是该回家看看父母。
  
  ……
  
  另一边,林启封来到总监办公室外,抬手敲了敲门。
  
  里面传来姚崇的声音:“进来。”
  
  林启封也没多想,还以为是姚崇有什么事情要吩咐自己,毕竟他现在是《每日谈》的主持人,这档收视率能排进卫视前三的节目,很受台里重视。
  
  因为和节目导演关系不和,主任也来找过几次,不过效果都不佳。
  
  林启封猜测着总监找自己,估计也是想要调和自己和导演孙赫之间的矛盾。
  
  林启封认为是孙赫故意针对自己,其实只是孙赫没有像以前那样对林启封忍让了,田文斌的垮台以及林启封和田文斌的分裂,都不需要再让孙赫像以前那样对林启封隐忍。
  
  有了之前宽容的对比,现在的正常对待,反而让林启封感觉接受不了。
  
  推开门,走进姚崇办公室,除了姚崇在,还有另一个也在办公室中——田文斌。
  
  林启封脸色猛的一变,他可是知道田文斌有多恨自己,之前他这位前准老丈人因为被台里处置坐着冷板凳,手里半点实权也没有,每天只能看报喝茶,办公室门可罗雀。
  
  田文斌提前过上了退休生活,这是林启封乐于看到的,他觉得田文斌应该会一直这么冷藏处置,即使手里有点实权了,应该也不敢针对自己,一旦自己闹大,田文斌这个有前科的人,日子必然也不好过。
  
  可林启封没想到,田文斌复出的时间居然这么快。
  
  心里暗骂了田文斌一声老狐狸,林启封还是依次向田文斌和姚崇打了招呼。
  
  姚崇嗯了一声,目光落在林启封身上,看着还算镇静的林启封,心想等会儿他知道了这次让他来的原因,恐怕就淡定不下来了。
  
  姚崇道:“小林啊,你坐,让田副台长给你说一下让你过来的原因。”
  
  林启封愣了愣,眉头一皱,坐到了两人对面一张黑色皮质椅子上。
  
  田文斌面色微冷,瞧着林启封。他以前本瞧不上这个林启封,只是因为女儿坚持,不然的话,他也不会犯了大错,险些断送掉事业生涯。
  
  被田文斌冷眼看着,林启封感觉哪里不太对。
  
  难不成田文斌真要针对自己?他不怕狗急了跳墙?
  
  林启封默然坐在椅子上,看着田文斌,等待田文斌即将要说的话,心中却有些惴惴不安。
  
  田文斌冷淡的脸上浮现一抹冷笑,更让气氛多了一层诡异。
  
  林启封额头上微微见了一层细汗。
  
  姚崇端起茶杯,轻轻喝了一口枸杞茶,看着面前曾经的翁婿,也不着急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