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重生主神混都市 > 第四百五十三节 应对

第四百五十三节 应对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在廖忠诚说话的时候,其他人都感觉到了恐惧,尤其是这些高层人士,对于他们来说,如果有人敢于站起来反抗的话,那就是他们统治阶级的结束,一旦这些人都有了思想的话,恐怕他们就不会安心的做食物了,很有可能他们会有其他的想法,一旦他们有了这些想法的话,恐怕他们就要站起来反抗,这么多年来才把这个秩序做成,怎么能够让人给破坏呢?所以每次出现这样事情的时候,不管站起来的这个人是谁,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把这个家伙给干掉,这也是为了防止下面的人有什么思想变化,所以他们必须得采取铁腕手段,这也是为了维护整个魔教的秩序。
  
      “可能这位朋友有些误会,咱们这边全部都是公平的,这些人虽然倒下去了,但他们会被立刻送到安全的地方去,至于走的交通渠道,这并不在表面上,大家也非常清楚我们的组织是干什么的,如果所有的事情都在表面上的话,对我们的组织来说将是非常不利的,外面我们有很多的敌人,我们也不知道这些敌人什么时候盯上我们,也正是因为这一点,每当这些敌人盯上我们的时候,我们必须得更加的小心才行,如果我们连这个也应付不了的话,那我们就没有资格去做这一切,更加没有资格站在这里,要为了我们的组织负责才行,所以这就是我给你们的解释,请大家不要惊慌。”
  
      主席台上的一个家伙应该是最高领导,现在这个家伙看到下面的人议论纷飞,他的内心也是有些恐慌的,平常如果一个人敢这么问的话,早就一巴掌拍过去了,很有可能会直接把那个家伙给干掉,但现在所有的人都在这里嗡嗡的,那可就不是一个小事情了,万一这些人要是有想法的话,那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场巨变,所以现如今必须得先稳定才行,如果没办法稳住他们的话,对我们这边来说也是没办法解决的,所以这个家伙第1次站起来说话,很多人原来以为他是个哑巴呢,其实并不是这样的,只是他不屑于跟这些食物说话,因为他认为这些食物不值。
  
      “真的是这个样子吗?那为什么这些倒下的人没有再次出现过,我清楚的记得我有几个伙伴,在上一次这样仪式的时候,他们就是直接倒下去了,最终他们都没有了气息,难道他们也被送到医疗机构当中去了吗?难道我们的医疗技术已经这么发达了吗?当一个人没有气息的时候,我们还能够把这些人给救过来吗?如果我们有了这样的医疗设备的话,为什么不可以为我们所有的人进行救治呢?现在把这种医疗机器放在这里,不是可以更好的挽救这些人的生命吗?如果把他们给抬过去的话,恐怕还要给他们带来很多的障碍,也会给他们的生命带来太多的变数。”
  
      廖忠诚早就盘算好了,当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,如果让你们三言两语的给糊弄过去,那也就是咱们没有准备妥当了,怎么可能会让你们这么容易的就给糊弄过去呢?当廖忠诚说完之后,下面的议论声音越来越多了,这些人都在这里看着呢,当然也不能直接把廖忠诚给弄死了,如果他们要是这么做的话,对这边的微信没有任何的好处,反而会引起下面大面积的恐慌,一旦这些人跟上面离心离德,他们绝不会奉献出自己的功力,那个时候可就不是一个小事儿了,所有的人都会有一些烦心的,这里的局面也就控制不住了,恐怕上面会追究下来的,他们这些人谁都跑不了。
  
      “请你先不要激动,这些事情都是我们的最高机密,平常的时候是不可能透露给大家的,并不是说对大家不相信,我知道我们当中绝大部分人都是好的,对我们的组织也是非常的忠诚的,但有些事情我想大家应该知道,在我们这些人当中也会混入一些间隙,这些间隙是怎么混进来的,恐怕我们都是非常清楚的,他们都是我们的敌对组织,他们进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他们就是为了瓦解我们的,就比如眼前的你,我感觉你根本不是我们的人,现在把你的面罩摘下来,我想看看你到底是什么地方来的,我们的人绝不会说出这样的话。”
  
      对方的负责人也是一个老油子了,对各种各样的突发事件都是有自己的应对方案的,就好像现在这个时候一样,一旦廖忠诚把自己的面纱给摘下来,不管这个人是一个什么样子,对方的负责人都会说廖忠诚是间谍的,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事情,如果不先把你的身份做成有怀疑的对象,那该如何去说服下面的这些人呢?这些人现在果然脸上就有了疑惑,莫非这个家伙真的是敌对势力的人吗?本来他们也进行过很多次此类的传承,但并没有人敢于站出来说一句话,虽然现在大家的脑子里有些疑惑,但大家更加害怕眼前的人事间谍,那么他们的一切就全部暴露出去了。
  
      “好一招调虎离山之计,本来我们都在询问你医疗器械呢,都在让你给我们一个答复,看看那些人到底去了什么地方?没想到你这么容易的就逆转时空了,不但解决了原来的那个问题,根本不需要对大家进行解答,反而是把我推到了风浪街上,我敢保证,只要我摘下我自己的面纱,不管我是不是你们原来的人,你们都会说我是间谍的,可笑我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了,竟然被你们当成间谍,既然是这样的话,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,我就让你们看看我的真面目,就算我今天死在这里,那也是你们这些人迫害的,我只希望兄弟们不要受他们的蛊惑,保住我们的生命要紧。”
  
      廖忠诚一下子就拉下了自己的面纱,出现了一个十分陌生的人,这根本不是嗯廖忠诚的脸,廖忠诚学习过易容术,所以想要改变一个容貌的话,那还是非常容易的事情,虽然刚才时间比较短,但廖忠诚已经学到了一些精髓,把自己画成刚才那个样子,那也是非常容易的事情,所以现在大家都在交头接耳,很多人都是看到过这个家伙的,在前几次执行任务的时候,有很多人都是跟着这个家伙一起出去的,所以当廖忠诚露出自己的脸之后,下面的人都在叽叽喳喳的,他们所说的一切都对这些领导层不利,因为这就是他们的兄弟,对于自己的兄弟,他们还都是十分清楚的。
  
      “大家看清楚了吧,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恐怕大家都是十分清楚的,你们当中很多人都跟我相处过,我住在什么地方大家也是知道的,现如今他们竟然这样污蔑我,甚至认为我是敌对势力派来的间谍,你们能够相信这一切吗?如果我真的是敌对势力派来的间谍,我怎么可能等到今天才发动呢,而且我也不应该在这样的场合当中站出来,间谍的工作要领是什么呢?那就是把自己埋在大面积的尘土之下,让自己没有任何闪光的地方,然后慢慢的探索这里的秘密才对,这才是间谍应该做的工作,可我是直接站出来指出他们的错误,这是一个间谍应该做的吗?相信大家都是有自己的判断力的。”
  
      廖忠诚慷慨激昂的说道,这个时候很多人都感觉到自己看错了,廖忠诚根本就是一个大英雄,在这样的环境下,竟然能够发表这么铿锵有力的演讲,如果不是一个大英雄的话,怎么可能会说出这样的话呢,所以这些人都是由衷的佩服,对于他们自己的领导层,这些人也真是有些看不起的,如果你真的想这样的话,何必编造那么多的谎言呢,直接在这件事情上说就是了,人家明明就是为了我们的利益着想,现在反而成了敌对势力的间谍,如果这要是被你们杀了的话,以后还有什么出头之日呢,下面的人开始骚动起来了,他们也不管小队长的吆喝,都朝着廖忠诚靠拢。
  
      几个管理层互相看了一眼,对于现如今的这个情况,他们都认为快要失去理智了,一旦对方揭露出更深层次的阴谋,下面的这些人绝对不会在这里看着的,虽然他们个人的实力都非常的差,但如果他们组合起来的话,他们的实力可是非常强劲的,一旦这些家伙冲起来,全部的人都有可能掩护不住的,也正是因为这一点,目前这个情况大家都在手足无措,谁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,如果处理的要是不得当的话,很有可能会让自己感觉到有些难过的,也正是因为这一点,大家都在看着其他的人,谁也不想承担这个责任,看看其他人是什么意思。
  
      “混账小子,你不要在这里蛊惑人心了,如果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的话,那你现在也应该把命送在这里了,因为你所说的一切动摇了我们的根基,现在就给我拿命来吧,我实话告诉你,今天这里所有的人都不可以离开,不管你们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,也不管你们以前为这里做过多大的贡献,今天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那么多,那就把你们的生命奉献出来吧,就好像当初你们进门的时候说的那句话,无论何时何地,只要是我们需要的话,你们就得把自己的生命奉献出来,现在也没什么好说的了,全部都给我受死吧,红衣祭司现在开始跟我杀。”
  
      在2楼上,突然出现了一大群的红衣祭司,这些人从来都没有在这里出现过,这些人应该就是所谓的执法队,当他们出现的时候下面的确是引起了一阵的恐慌,也不知道这些人是什么时候埋伏在这里的,这些人的力量可是十分强大的,当他们出现在任何地方的时候都会引起一阵的血雨腥风,也正是因为这一点,当他们出现的时候,所有的人都知道一个退路,那就是能走多远走多远,千万不要跟这些家伙碰上,对我们可是没有任何的好处的,所以这个时候大家都想要跑出去,但无奈周围的大门全部都关上了,并没有人可以从这里走出去,包括这里的一些高层。
  
      比如说那名白衣人的队长,他原来也立下了汗马功劳,也在这样的仪式当中活下来两次,但今天他也知道了这个秘密,所以这个家伙就不能够留着了,当他想要做出解释的时候,那些红衣借丝根本就没有听,直接用弯刀解决了这个家伙,这家伙的眼睛都没有闭上,心里肯定也在想着问题,到底该如何的说这个事情呢?明明自己是非常忠心的,现在却要把自己给干掉,也不知道你们这些人想的是什么,杀人的时候难道不甄别一下吗?也不知道看看里面有没有自己的人,就这样把人给干掉了,对你们来说难道就真的那么好吗?对整个组织来说就应该这样办事吗?
  
      廖忠诚冷笑了一声,这样的结果早就遇到到了,如果他们能够好好的讲道理的话,那恐怕就不是魔教当中的人了,下面的白衣人虽然人数众多,但这些人基本上并没有多少的战斗力,当红衣祭司开始围杀的时候,这些人基本上都不知道该如何的反抗,所以他们一个又一个的丢掉了自己的性命,廖忠诚的本领比他们强多了,再加上廖忠诚也不会束手就擒的,当白衣人倒下的时候,廖忠诚就在快速的游走,他的目标就是那些红衣技师,这在魔教当中也算是有地位的人了,只要把这些人都给干掉了,那也算是给这个组织带来了极大的伤害,让他们短时间内没办法在当地重整武装。
  
      廖忠诚的动作骗过了很多人,谁也不知道这个家伙在干什么,反正整个场地上都是白茫茫的一片,很多白衣人都想要从这里跑出去,但无奈周围的大铁门把他们给拦住了,上面的红衣借丝也不断的从栏杆上跳下来,每当红衣祭司冲过来的时候,他们这些人总会有好几个人倒下,因为他们的手中并没有武器,而且从身手上来说,他们跟红衣人差的实在是太大了,如果想着双方能够打个势均力敌,恐怕他们还得回去修炼个好几十年呢,所以也就不希望能够跟对方打起来了,最希望的就是自己能够从这里跑出去,这才是现如今最要紧的事情,至于其他的事情,并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