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墨桑 > 第1章 夜半

第1章 夜半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夜半,残月细弯。
  北洞县,平吉码头。
  细密的雨丝中,孤零零泊着只半旧的商船,正满船酣睡。
  船舱中的文诚被噩梦惊醒,一把握住枕边的长刀,’呼’的坐起。
  刀柄绷簧弹开,低脆的撞击声把文诚从最后一丝残梦中拽脱出来。
  文诚愕然的看着一身劲装,站在船舱中间的李桑柔,下意识的说了句:
  “我做了噩……”
  一句话没说完,就被李桑柔竖指抵着嘴唇制止。
  文诚脸色变了,刚要松开刀的手,立刻又握紧刀柄。
  李桑柔指了指,示意文诚穿鞋,自己悄无声息走到船舱门口,如鬼影一般紧贴在门柱后。
  船舱外,雨丝细细。
  船舱另一边,比常人高出半截、宽出一半的大常,正在系牛皮护甲最后一根绊带。
  金毛和黑马一左一右,握刀护在大常两边。
  黑马迎上文诚的目光,忙咧嘴笑着致意,黑暗中,黑脸上一双黑眼睛贼亮。
  大常扣好甲,刚刚拎起那根巨大的黑铁狼牙棒,船头就响起了船工们一连串短促的惨叫。
  几乎同时,李桑柔猛的拉开门,黑马和金毛一前一后,人随着刀,冲了出去。
  大常却是往后两步,抡起狼牙棒,扫向船尾。
  一片尖锐凄厉的木板破碎声,盖住了生铁砸在肉体上的’噗噗’声,以及几声压抑之极的死亡惨哼。
  “跟上我!”
  李桑柔头也不回的喊了一句,矮身窜出正在倒塌的船舱,手里托着只玩具般的钢弩,钢弩咔哒声不断,每一声后,都连着重物砸在甲板上的闷响。
  文诚心神微恍,急忙握刀,背对李桑柔,紧跟而出。
  李桑柔和她三个手下这份默契到如同一人的配合,让他在这样的时候,生生看愣了神。
  李桑柔和她这三个手下,是他在南梁江都城遇险后,重金雇下的保镖。
  从江都城到北洞县,走了一个来月,一路上平平安安。
  同处一船的这一个来月,她每天切菜做饭,饮酒喝茶,和寻常女子没什么不同。
  这会儿,看到她和她的弟兄们凶猛狠厉的另一面,让他在这样的时候,还是生出了几分恍惚之感。
  “退!”李桑柔一声厉呵。
  大常大吼一声,手里的狼牙棒猛力砸在后舱甲板上,借着这一砸之力,跃起跳到前甲板,落地时,踏的前舱板发出一连串轻脆的爆裂声。
  “跟上!”
  爆裂声中,李桑柔头也不回的招呼文诚,端着手弩纵身跃前,正好落在大常身后。
  文诚急忙纵起跟上。
  李桑柔半蹲半跪,躲在大常身后,端着手弩不停的放冷箭。
  几乎同时,金毛和黑马聚拢过来,一左一右护在大常侧后。
  文诚落后半步,示意金毛和黑马,他来断后。
  大常的狼牙棒摧枯拉朽,几棒下去,靠近深水的那半边船舷就碎成了木屑,趴满了船舷的黑衣刺客支离破碎的飘满水面,在船周围混成了血红的碎骨烂肉汤。
  扫荡了满船蝗虫般的刺客,大常急忙蹲身,放下狼牙棒,一把抓起缆绳,一声闷喝,用尽全力拉动缆绳。
  船猛的向前冲去,背对着船头,正一刀刺前的文诚措不及防,连人带刀撞上迎着他扑上来的刺客。
  黑马一把拽起他,推着他,跟在李桑柔后面,从已经冲上浅滩的船头跳下去。
  从李桑柔一声’退’,到几个人聚到前甲板,再跳下船,不过七八息的功夫。
  冲过浅水,金毛和李桑柔冲在最前,大常提着狼牙棒断后,黑马护着文诚跑在中间。
  文诚扭头看了眼正奋力从水里爬出来的水鬼们。
  “娘的,真有钱!个个穿着鱼皮服。在水里厉害,到岸上可就跑不动喽!”
  黑马顶着满头满身血,不但有空跟文诚解释了几句,还顺便扭头冲或是一身鱼皮服就往前冲,或是停下来用力往下扒鱼皮服的众水鬼们呸了一口。
  文诚没理他,紧冲两步赶到李桑柔侧后,急急提醒她:“小心埋伏!”
  话音刚落,前面黝黑的树林里,几支火把亮了起来。
  李桑柔和跑在她侧前的金毛没有半分停顿,略微打弯,往火把东面树林里冲过去。
  “快截住后面的!”
  黑马一窜老高,一声大吼,语音语调竟然和北洞县土著一般无二!
  这会儿正是夜半时分,残月昏暗。
  举着火把、冲在前面的兵卒根本看不清楚哪个是哪个,听到熟悉的方言,随着本能,放过李桑柔四人,挥刀往后面冲杀过去。
  黑马这一声吼,让他们多了十几息的时间,这已经足够众人一头扎进小树林,在林中奔跳狂逃。
  跟进树林的追兵明显是两拨人。
  聚拢在火把四周,刀剑盔甲叮咣作响,喊的震天响,跑的不急不躁、明晃闪亮,腔调十足的,是一群。
  散在暗处,快如鬼魅,和那些水鬼气质完全一样的黑衣人,是一群。
  渐渐的,鬼魅般的黑衣人把明刀亮甲的那群官兵甩的老远,如附骨之蛆,紧缀在文诚等人身后。
  树林东边和一片山峦相连。
  金毛伸着脖子,连蹦带窜跑在最前,带着众人正要往那片山峦扎进去时,在他们身后,响起了几声轻微却刺耳的弓弦声。
  “弓!”
  “藏!”
  文诚的示警,和李桑柔的命令同时发出。
  金毛跃起窜到一棵巨树后,黑马一个狗啃泥,扑进侧前的灌木丛中。
  大常一步冲前,连人带棒先护住李桑柔,紧跟着她的步子,两步就窜到了金毛藏身的那棵巨树后。
  文诚跟着黑马,一个鱼跃扑进黑马藏身的灌木丛后。
  没等大常站稳,七八支黑黝黝的长箭,就钉进了几个人刚刚跑过的地方。
  李桑柔心头一阵狂跳。
  靠!差一点被穿成一道透明窟窿!
  长箭几乎没入地下,这样的力道,配的至少是一石的强弓。
  黑夜,又是树林中,能射的这么准,这样的好弓手,千里挑一,居然一齐来了七八个!
  这个文诚真的只是个王府参赞?
  这十万两保镖银,果然不是那么好挣的。
  “杀掉他们!”
  文诚就地一滚到李桑柔旁边,曲膝半跪警戒着对面,一声建议如同将军下令。
  李桑柔‘嗯’了一声,强弓在后,掉头截杀是唯一的法子。
  “你藏好别动。”
  这一趟是走镖,首先要保证货物安全。
  李桑柔一直是个合格的生意人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